澳门新甫京电子游戏网站 > 新甫京旅游 > 明代修筑河东长城的新认识
明代修筑河东长城的新认识
2019-12-11 188

铁柱泉城建成后,结束了170年来鞑靼部落和花马池民众为食盐和水草争战的历史。当年“水涌如柱,泉水甘洌,日饮数万骑弗涸”的局面如今早已成了历史,但泉水仍使百亩良田受益,居民饮水也依赖于此。

  [8]明武宗毅皇帝实录[M].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1961.

泉开铁柱水流澌,地主依然献饩时。

  ④此处应指增筑前第十八墩。

梦断翻嫌鸡唱早,忧来却很雁书迟。

  参考文献:

正德进士曾任刑科可给事中管律,曾做《城铁柱泉碑》,又名《铁柱泉记》,将该碑记收录在自己编纂的《嘉靖宁夏新志》中,该碑记记述了宁夏花马池铁柱泉和嘉靖十五年都察院左都御史兼兵部左侍郎、后官至兵部尚书的刘天和主持修筑铁柱泉城的历史。

  摘要:本文根据史志资料结合野外调查实情,对明代中期所修宁夏河东长城进行了系统的梳理。

铁柱泉古城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盐池县冯记沟乡暴记春行政村铁柱泉自然村村西。明弘治十三年总制秦紘始筑,嘉靖十五年总制刘天和重修,原甃以砖石,20世纪六七十年代,城内居民陆续搬出,墙外包砖被拆毁,古城逐渐荒芜,间杂少量农田,城内水泉已被流沙所埋。

  1.王珣、秦纮增筑“河东墙”。弘治九年(1496年)至十五年,张祯叔、王珣巡抚任内,先后沿河东墙外侧挖设“品坑”44000有余[5]卷1,38。这种品坑也称“品字窖”,主要为阻滞敌骑靠近边墙,一般坑内撒有铁蒺藜等。处于红山堡长城北侧的一处品坑遗迹经考古发掘,南距长城五十余米,与墙体并行,共三排错落分布。坑形为长方形,大致长1.2米、宽0.9米、深1.1米[6]28。杨一清正德元年考察河东墙时并未提及墙外品坑,可能与其遭风沙填埋严重、实际防御效果不理想有关。王珣任内曾计划增筑河东旧墙延绥至宁夏三百里间,墙沟三道,通计九百里[2]575。后任宁夏巡抚刘宪准备依王珣计划行事。弘治十四年九月,秦纮任三边总制,认为其“费工难行,徒劳无益”,另提出“花马池迤北柳杨墩、红山墩迤西二百里该筑十堡,花马池至小盐池二百里间二十里增筑一小堡”以及修筑固原以北内边墙等建议[2]575-577。兵部采纳了秦纮建议。弘治十七年,秦纮奏报,其任内督修边堡14000余处、边堑6400余里[7]卷211,8。宁夏境内,刘宪等地方官员虽迫于兵部压力,但因拘泥于不同意见,又怕劳民伤财,仅于花马池以西至小盐池间添修了四五座小城堡,北部边墙沿线则增筑了红山堡等边堡,增筑旧墙的计划未能实施。

现在外墙包砖已毁,仅存有完整的黄土夯筑城墙。东城门及瓮城保存较好,城门的砖筑夯顶尚在。城址平面略近方形,南北长385米,东西宽360米,存高4米至8米,基宽10米,顶宽1米至3米,东墙辟门,设瓮城,瓮城南北长28米,东西宽18米,城东门30米泉眼尚存,但流量不大。1958年该村围绕泉眼修建涝池,用于周围群众取水。现在仅存三四十平方米的水池,存水量较小,平均没有1米深。

  三、王琼改置“深沟高垒”

盐池一带的古城池都是依长城而建,和长城、墩堠一起构筑成一道坚固的军事防御体系,以抵御鞑靼部的入侵。铁柱泉古城位于头道边长城内侧20公里处,与长城较远。古城是因泉而建,纯粹为了将泉眼围住,使鞑靼部一旦突破长城,“骑不得饮”,不能提供饮水方便,因而修建了铁柱泉城。

  嘉靖十年春,该计划正式实施。其中齐之鸾以按察副使督领宁夏。修边自西向东,从红山堡黑水沟开始,其中黑水以东五十里,由参将史经统领部下士兵二千人负责挑挖;毛卜剌以东二十四里,由都指挥吴吉、郑时领宁夏镇所辖防秋兵三千人挑挖;自兴武营以东四十八里,由征西将军周尚文及诸将士以及其他地段工程先期完成的士兵共计一万二千多人挑挖⑤;安定堡以东十七里,由参将王玑统领部下士兵一千二百人负责挑挖;红石崖以东至盐场堡四十七里,由游击将军彭椷、指挥穆希同率领陕西游击兵三千、延绥防秋兵二千负责挑挖。工程于当年三月开工,至秋季九月完工。完成后的工程“堑深、宽均为二丈,堤垒高一丈,广三丈”,沙土易圮处筑墙均二丈多高。沿线每三里、五里设置周庐、敌台若干,每处设守卫二十人。又于毛卜剌设置暗门一处。花马池营北六十步处设置东关门关城一座,上建高台层楼,设有四座关门,东门称“长城关”,其余三门分别以“清水”、“兴武”、“安定”三座营堡命名,这段新筑边墙因之又被称为“东关门墙”[1]247-248。这段沟垒经后任督抚维修,计长五十四里,沿线设有墩铺五十座,至嘉靖二十六年仍存留沿用[13]卷3,128。延绥境内定边营段由张大用负责督修。从定边营城东南至大山口,计二十一里一百三十五丈。定边营西北至宁夏接边处长二十二里一百四丈五尺,七月即告完工[3]96-97。则宁夏境内所修共计186里,延绥定边营段实际修边里程为43里239丈5尺,合计,约229里。《王琼集》载“定边营南山口起,西北至横城旧墙止,共长二百二十八里,内筑墙一十八里,开堑二百一十里”。其中筑墙地段标注在花马池至定边营、定边营至南山口段[3]88-90。

  [14][明]郑晓,撰.今言[M]//李致忠,点校.历代史料笔记丛刊.北京:中华书局,1984.

《嘉靖宁夏新志》卷三记载:此地原有清泉,为了使鞑靼部南下侵扰“骑不得饮”,遂于嘉靖十五年筑城将清泉包于城内,故名。万历三十五年在土墙外甃以砖石,铁柱泉逐渐成为边防要地。

  ⑤工程完工后经王琼阅视,其《阅视征西将军周尚文墙堑》有“高垒深沟意若何?东西形胜接山河”等语。

明三边总制李汶经过铁柱泉以后,撰诗《驻铁柱泉》一首如下:

  一、“河东墙”及“沿河边墙”修筑

早在弘治十三年,三边总督、户部尚书秦紘就准备在铁柱泉筑城,“但非形势所宜。是故不终其事。”嘉靖十五年,都察院左都御史兼兵部左侍郎刘天和奉命治理三边军务。他与中丞张文魁“同谋修铁柱泉城,周回四里许,高四寻有余,厚亦如之,城以卫泉,隍以卫城,工图永坚。设操守官领之,置兵1500名,马86匹,兼募土人守之”。

  王琼之后,唐龙继任,对于前人修筑的边墙设施,继续维修维护。[1]249嘉靖十五年,三边总制刘天和修筑黄河东岸长堤一道,顺河直抵横城。实际上是维修了旧有“沿河边墙”。十六年,他主持兴武营一带七十八里,“沿边内外挑壕堑各一道,袤长五十三里二分,深一丈五尺,阔一丈八尺”[1]20;从横城至南山口奏筑垒堤一道[12]249,与不断续修的壕墙两道并行,“花马池一带壕墙、垒墙”并存[2]2629。张珩总制任内⑥,于是沿原旧墩铺空内添筑敌台263座,帮筑417座[2]2022。万历初,巡抚罗凤翔将横城以北、西至河堰的一段长七十五丈的土墙改建为石墙,以杜防河水泛毁[15]卷2,86。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巡抚黄嘉善于安定堡一带沙湃处“效云中台式”,砖石券甃,修建跨墙敌台四座[15]卷2,。88。关于这道边墙的续筑、维修情况,刘天和嘉靖十五年奏疏陈[12]卷190,4-5和《万历固原州志》引《皇明九边考》[16]459均有记载。

客岁羽飞还此日,狂氛已报入东篱。

  ⑨横城东至红山堡二十里,红山堡东至清水营五十里,清水营东至兴武营六十里,兴武营东至花马池一百二十里。合计二百五十里。

铁柱泉“水涌如柱,泉水甘冽”,为铁柱泉附近老百姓所喜爱,也为鞑靼部骑兵南下提供了水资源。鞑靼部入侵时必须找有水源的地方,铁柱泉因有泉水,是鞑靼部南侵时的必经之地。把铁柱泉水围于城内以后,鞑靼部骑兵再突破长城侵扰内地时阻力就大多了。

  [10][清]张廷玉,等,撰.明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

寸心靡监掳臣节,百战于襄答圣知。

  ②此处指延绥镇所辖清水营,故址在今陕西省府谷县清水镇。③一说在今府谷县莲花缠(据清代乾隆《府谷县志》)。

  [15][明]杨寿,编撰.万历朔方新志(影印本)吴忠礼,主编.宁夏历代方志萃编(第三函)[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

  [13][明]张雨,撰.边政考[M]//王友文,主编.中华文史丛书.台北:华文书局,1969.

  [18]明神宗显皇帝实录[M].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1961.

  杨一清宁夏修边,事虽未成,但当时影响很大。尤其是刘瑾事败后,杨一清重新起用,先后有边宪、王时中、王挧、张润、周金等人“或请逐岁修举,或请先固要害,或请征夫役,或请发帑银”,提出依其方略,续修边墙。嘉靖七年三月,明廷部议后同意实施,还专门委任杨廷相到宁夏主持接修边墙事宜[12]卷86,1。但随着王琼被委任为三边总制,重勘线路,改置“深沟高垒”后,续修河东墙的计划就不了了之。

  文章编号:1002-0292(2011)05-0111-04

  明制五尺为一步,三百步为一里。明代量地尺一尺约合今32.65厘米[19]156,一里约合490米。今123公里约为明制251里。另据《嘉靖宁夏新志》所载相关堡寨间里程推之,横城至花马池亦为250里⑨。所谓大边“五百里”、“三百八十七里”之数,皆有虚报、夸大之嫌,而王琼所报“定边营南山口起,西北至横城旧墙止,共长二百二十八里”,当更接近实际里数。

  [17]明穆宗庄皇帝实录[M].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1961.

  关键词:明代;宁夏河东长城;修筑

  当年十月甲申,王琼再次向朝廷提出了修边建议。他认为杨一清增筑旧边墙计划费工费钱而御敌效果不好,提出修筑“从花马池西北至安定堡四十一里,安定堡至兴武营四十八里,兴武营至毛卜剌二十四里,毛卜剌至清水营二十八里,清水营至横城堡大墙二十五里,通计一百六十六里”的“深沟高垒”计划[9]122,受到兵部及皇帝赞同。

  文献标志码:A

  ⑥张珩任总制时间为嘉靖二十三年春至二十五年三月。

  2.“沿河边墙”修筑。成化十五年(1479年)十一月,宁夏巡抚贾俊役使一万人修筑了宁夏“沿河边墙”[4]卷197,5—6,以防止敌人趁冬季河水结冰渡河。杨一清在正德初年重修宁夏边墙时曾将此道边墙纳入重修整饬计划,对其保存及防御情况记载较详。这道边墙处于宁夏横城以北黄河东岸,长一百八十五里,另外墙外还有壕堑一道,墙堑规模大体同花马池一带河东墙相当。从南到北原有墩台十八座,后来防守官员觉得稀疏,每两墩间又增筑一座墩台,现有墩台三十六座。后来又设置石嘴、暖泉二座墩台用以瞭望,其中第十八墩④正好与河西的黑山营、镇远关相对。后来河东墩军经常被敌人虏掠,石嘴、暖泉二墩及新旧三十六墩都被废弃,仅在河西筑立墩台十五座守护瞭望。[2]1099王琼《北虏事迹》所记与杨一清大致相当。[3]79

上一篇:敦煌雅丹景区:提质增效拓发展之路 下一篇:没有了